第05版:新闻纵深

辽宁支持两孩家庭,拟增60天产假,对入托入学给予补贴

2019-07-30 18:27:33 来源:互联网

 

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自2003年以来已历经5次修正。2015年10月,我国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经过2年实施,辽宁省生育水平依然处于较低水平。2018年,全省出生人口中二孩出生人口比例仅为3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7个百分点。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7月29日审议《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省卫生健康委主任王桂芬作出的关于《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的说明显示了上述内容。拟修订草案将规定减轻两孩家庭负担,降低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

减轻二孩儿家庭负担 拟对入托入学给予补贴

修订草案拟提出,减轻生育两孩家庭负担,结合本地实际,对生育两孩家庭予以支持,并对其入托、入学给予适当补贴。各级政府应当建立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配套政策,合理规划配置儿童照料、学前和中小学教育社会保障等资源,满足新增人口的公共服务需求。鼓励社区开展幼儿园照护志愿服务,发展家庭服务业,加快培养月嫂和育儿嫂,推动政府、机构、社区和家庭形成婴幼儿照护合力。

修订草案拟提出,妇女怀孕、生育和哺乳期间享受特殊劳动保护并可以获得帮助。鼓励企业为孕期和哺乳期妇女提供灵活工作时间及必要的便利条件。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应当主动创造便利条件,积极支持妇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

再婚夫妻婚前共计1个子女 婚后生1子女 可再生1胎

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子女。对生育两个以内子女的,不实行审批,实行免费登记服务,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

再婚(不含复婚)夫妻婚前共计生育(含依法收养)一个子女,婚后又生育一个子女的,经批准可以再生育一胎。再婚夫妻婚前共计生育两个以上子女,婚后未共同生育子女的,经批准可以再生育一胎。夫妻生育两个子女,有一个以上子女经鉴定为非遗传性残疾的病残儿时,经批准可再生育一胎。

在婚假方面, 除享受国家规定的婚假外,增加婚假7日;符合本条例规定生育的夫妻,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增加产假60日,配偶享有护理假15日。休假期间工资照发,福利待遇不变。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依法享受生育保险待遇。

7月29日本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二孩妈妈,老大今年11岁,老二今年5岁,其表示最大的压力来自教育,目前老大除了正常学费以外,课外补课每年大概4万元,老二上幼儿园是一所私立幼儿园,费用不低,可是如果也像哥哥同样的补课水平,两个孩子每年课外教育费用就要高达10万元左右。这让二孩家庭感到压力重重。对于如何减轻生育二孩家庭负担,受访妈妈很无奈,表示难以提出有用的建议。

降低标准 超生交0.3倍社会抚养费

已取得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城镇居民,至子女18周岁止,每月发给独生子女不低于10元奖励费或一次性奖励2000元。职工退休后,由其所在单位每月发给10元或者一次性发给2000元补助费;无工作单位人员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后,按照有单位人员标准发给补助费。独生子女死亡或者伤残等级为三级以上且取得残疾证,不再生育或者收养子女的,属于企业职工的,退休后由其所在单位一次性发给不低于3000元补助费。对独生子女死亡或者伤残的无法再生育的家庭,政府给予帮扶和救助。

降低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修订草案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生育的,每多生育一个子女,按照子女出生上一年度本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县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纯收入的0.3倍,对男女双方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

7月29日本报记者与辽宁省卫生健康委取得联系,得到回复为现行标准是违规多生育一个孩子要按照上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标准,计征5倍至10倍的社会抚养费。

延伸阅读: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的第四年 近八成受访者竟这样说……

今年是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第四年,2月22日,一份针对二孩家庭的网络调查显示,二孩家庭的生活现状喜忧参半,困扰二孩生育意愿的,早已不是早期的要看大宝眼色,更多的考量还是集中在抚育二孩的经济成本、人员成本上,而今年开始施行的个税减免政策对缓解养育焦虑、刺激生育意愿的效果有限。

自从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父母最担心的是,多了一个孩子,对大孩子不公平。

实际上,调查显示,在已经生育二孩的家庭中,父母普遍对手足关系表示满意,对手足关系表示不满意的,仅占受访对象的3%。同时,超过56%的受访对象表示,生育二孩不后悔。

对此,调查执行人、二孩妈妈朱昱子表示:“二孩家庭调查已经进行了连续四年,每一年我们都会重复问受访对象,是否对要二胎感到后悔,但每年回答不后悔的人都超过了半数,认为大孩子对小孩子极其排斥的,也从未超过3%,这说明大多数二孩家庭并不像外界形容的那样水深火热,大多数人的日子‘平平淡淡就是真’。”

那么,二孩生活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呢?

调查显示,在已经生育二孩的家庭中,带来痛苦感的前三位因素分别是:两个孩子无法兼顾、当前社会的养育氛围比较焦虑、经济因素。

对此,朱昱子解释:“对于很多妈妈而言,尽管生育二孩,但都希望大孩子别产生负面感受,因此会非常在意两个孩子的平衡,包括孩子的基本生活教育等,妈妈都希望面面俱到,但没有人是三头六臂,家里也不一定有很给力的帮手,因此许多家长会为此痛苦不已。”

心理专家周励就说:“父母要让孩子们都感受到同样的爱,可以在孩子面前点起蜡烛,将蜡烛比作爱,蜡烛点亮蜡烛,爱点亮爱,但光明却越来越多。以此让孩子懂得,爱不是分给了弟弟妹妹就没有了,而是大家加在一起会更多!”

此外,调查还显示 ,70%的受访对象形容养育二孩是“累并快乐着”,痛苦指数高的同时,快乐指数也高,“孩子带来的快乐”、“几个孩子其乐融融”是最大的快乐来源。

不过,朱昱子强调:“仅有2%的人表示二孩到来后家庭关系改善,这也从反面说明,孩子越多,家庭关系可能越紧张,因此家庭成员、伴侣如何分工合作,如何协调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各个家庭的当务之急!”

提高生育率需打组合拳

面对较为严峻的人口压力,提高生育率水平,已经成为中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重要手段。人民日报海外版近日也刊文表示:“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仅靠家庭自觉,还应该制定更为完整的体制机制。说白了,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

陆杰华称,鼓励生育要从多方面入手,增加产假、完善家庭税收、提高公共服务等政策需要全面配合,“比如在税收方面,要完善家庭税收,对有子女或者多个子女家庭实施一定的减免。”

携程联合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也发文表示,人们不愿意多生孩子,主要原因是现代社会抚养孩子的成本过高,国家需要出台实实在在的政策减轻育龄夫妇养育孩子的负担。具体来说,对高收入家庭通过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减免个人所得税,对收入较低的家庭直接发放现金补贴。根据他们分析,大部分低生育率国家将GDP的2%到5%用于鼓励生育。照此标准,中国至少要花2万亿来鼓励生育。具体方式可以是税收减免和现金补贴。

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翟振武则对中新经纬表示,大量发现金鼓励生育没有必要,也没有到这个地步。现阶段能做的是创造更好的生育条件,让想生的家庭都能生。

近些年,呼吁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声音不绝于耳,有学者认为,应该尽快放开生育政策,才能进一步提高中国的生育水平。近日,陕西省统计局发布的《陕西省2017年人口发展报告》也建议,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措施,通过对生育进行补贴奖励等方式提高生育意愿。

翟振武表示,如果中国的生育率持续走低,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政策很有可能出台。

但另一方面,出台鼓励生育政策能否奏效,也存在一些争议。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也都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实施多年,效果并不明显。陆杰华称,上述国家的政策效果确实不大,但如果不鼓励生育,生育率可能更低。